扫一扫,微信公众号

李梦乔:世外桃源的铜匠隐士

发布时间:2018-10-24 21:55:00     作者:常立军(文)罗杰(图)     信息来源:常德融媒

  • 循  迹

        从桃源县总工会出来,已经到了下午4点。来常德这几天,雨一直歇歇停停,彼时,天空正挥挥扬扬飘洒着细亮的雨沫,空气湿漉漉的,把晴日里浮躁的情绪压了下来,这样的天气,最适合在这种古朴雅致的小县城穿街走巷,去品味从山水泼墨画里浸出来的烟雨江南。 但从天色来看,只能下次了,早在清晨,我们就同身在桃花源景区的李梦乔老师约好了,要去拜访他。
        我脑海中所有关于桃花源的所有印象,都来源于陶渊明《桃花源记》里的描述。那里有“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”的如画风景,有“问所从来,具答之。便要还家,设酒杀鸡作食。”的厚朴民风,有“太守即遣人随其往,寻向所志,遂迷,不复得路。”的重重迷影。这是同一片天空下的另一个世界,不染尘埃,不着世俗,却偏又充满着生活最本真的原味,仿似游离于三界之外的乐园净土。

        得益于现代科技的发展,我们跟着导航,没有重蹈南阳刘子骥“闻之,欣然规往。未果,寻病终”的覆辙,在九曲十八弯的柏油马路上,在重峦叠嶂,云气缭绕的山谷密林中逦迤前行,当我们在一大片古建群落停下来时,才恍然觉悟,噢!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源了。
        已经是7月时节,桃花早已零落成泥,除了目力所及的建筑,便只剩种下的一排排景观绿植。规整倒是规整,但是少了些韵味,或许是因为没有见着那梦中漫山遍野,如迷宫般的桃林的缘故吧。在街边店家的指引下,我们到了约定会面的“老粮店”,见到了此次拜访的主人公——桃源铜制品技艺大师李梦乔老师。
        
    初  会

        李老师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,一条灰白色的五分休闲短裤,脚上穿了一双拖鞋,很是朴素。看我们下车,就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,热情地同我们握手,一边说着“辛苦了”,又张罗着要去便利店买饮料,被我们拉住了。
        在李老师的居所里,我们向他简要说明了来意,他坐在桌子对面,侧耳听着,频频点头。才聊了几句,李老师的妻子钟九英就已经抱着三瓶冰红茶回来了,说:“山里条件简陋,也没什么东西招待贵客,先喝点饮料解解渴吧!”



    部分工艺品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李老师的卧室同时也是会客室。环顾四周,卧室里除了摆放了一张样式古典的床、一排柜子、一张桌子,以及墙角地上摆放的铜制工艺品,别无他物。
        但是,我们这几个外行人,在李老师的卧室,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指着一些精巧的工艺问这问那,李老师背着手,站在我们旁边,一一为我们答疑。他说起话来不疾不徐,慢条斯理,脸上始终挂着微笑。
        在聊天过程中,我们听闻李老师在山里有一个展厅,于是提议去他的展厅参观,开开眼界,李老师欣然答应。
        沿着一条蜿蜒曲折的小道,我们有一搭没一搭聊着,路上遇到几个肤色黝黑的年轻男女,我们不禁好奇,这些“黑人”来这里干什么的?李老师说,在桃花源里,有一台表演,这些人不是外国人,是景区请来的一些云南土著演员,所以肤色黑了点。
        在一个隧道口,我们站住了,从这边往里往,一束光从洞那边透了过来,《桃花源记》里那句“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便舍船,从口入。”突然毫无征兆地冒了出来,站在这里,我才意识到自己正身处桃花源,侧耳之下,甚至能隐约听见从那边传来的劳作吆喝、鸡鸣犬吠之声。
        在山的另一边,果然别有洞天。一条蜿蜒的溪流伴着一条羊肠小道向前伸展,消失在错落的山峰峡口处,茶园、竹园零散地分布在两侧,约摸二十分钟,我们来到了李梦乔老师位于秦谷的展厅前,一栋矮矮的古色古香的茅屋,大门上悬挂着一块题为“铸铜坊”的匾额,有点高人的隐身之所的意味。

    动  容



    工作间和展厅。

     
        打开铜锁,推门而入。一股木香扑鼻而来,茅屋功能由工作间和展厅两部分组成,推开工作间的后门,入眼即是茂密的山林。在后檐下,摆放着一张躺椅,还有一些花花草草。李梦乔老师说,闲暇之余,他就沐浴在这山谷的灵风清蕴中,陪着这些花花草草一起度过。
        在“铸铜坊”的陈列柜里,摆满了各式各样造型巧妙、精工细琢的铜制艺术品,譬如那些花纹精致、寓意深厚的小摆件,那个需要三把钥匙、六道程序打开的巨型铜锁以及墙壁上挂着金光闪闪的铜制刀具。



     
    李梦乔老师简介。

           而这所有的一切,都源自于旁边那个小小的工作间。其实,在每一件光鲜亮丽,令人啧啧赞叹的艺术品背后,凝聚的是工匠大师日复一日付出的汗水和心血。
        每一件作品的成型殊不简单,从作品的构思,铸模,溶铜、浇铸到后期的打模、整形、抛光,每一项工艺都容不得半点马虎,用李梦乔老师的话说,有时候创作需要看运气,运气不好,一个作品可能需要你独自一次一次的推倒重来,循环往复,直至圆满。在我看来,        李梦乔老师所说的运气并不是我们时常理解的运气,这是一种追求完美、追求自我超越的工匠精神的体现。




    部分工艺品。
     

        在谈及技艺传承时,李梦乔老师的眉头浮现出一丝忧愁和伤感。他是这项技艺的第五代传承人,专注于这项技艺已有长达近四十载光阴,他自幼喜爱画画,曾梦想成为一名画家,热爱戏剧和音乐,学过唱戏,也尝试过诸多行业,但始终追寻到自己心之归属,直到父亲的规劝,他才静下心来,成为了一名铜匠艺人。
        要做好这门手艺,并不简单,要会画、会雕刻,有思想有创意,还要能耐得住寂寞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的创作、打磨,最重要的是,品行要优秀。要寻找到一个合适的传人,实属不易。李梦乔老师也曾有过一个徒弟,但品行不端,这件事对他内心造成了很重的创伤,也成为了他现下膝下无徒的重要原因。
     


    李梦乔老师向记者展示其制作的工艺品。

        诚然,艺术的传承与品德一脉相承,没有品德为根基,所谓的传承就是无根之水。由于时间原因,我们并没有亲眼目睹李梦乔老师的工作场景,晚上8点,我们同李梦乔老师握手道别,驱车赶回市里。一路上,夜色如墨,山风怡人,峰峦起伏如矫健巨龙的身姿,遒劲有力,李梦乔老师创作时的场景忽然从心底生了出来。一只不大不小的小黄狗微眯着眼,趴在地上打盹,他的妻子钟九英在他身边,默默注视,轻车熟路地递给他一些手艺工具,李梦乔老师深深地沉浸在他艺术创作的世界里忙碌不息,绘画、倒模、溶铜、浇铸……直至一件件作品握在掌心。
        世界上的美景数不胜数,桃花源只是其中之一,但正是因为像李梦乔老师这样的存在,才让美丽的桃花源真正拥有了独一无二的“世外桃源”的精神属性。

相关文章

    无相关信息